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念人:《外灘情》第九章:訣 別

時間:2020-09-02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念人 點擊:
  秋天來了,在王之之心里,好像今年的秋天來得特別早。剛離開父母不久,陪市局有關領導在島內走了幾回采訪,秋天就很快降臨了。這可能是埋頭工作,心情舒暢,腦海里就感覺到時間過得很快。
 
  今天上午,王之之到市郵局發出兩篇新聞稿件,剛返回到市局收發室,收發室小吳大喊:“王記者,你有信件!”
 
  王之之聽到小吳的叫喊聲,立即轉身走向收發室。一跨入門口,小吳就遞一封信過來。王之之接到信后,一看是報社發來的。于是,他就在當場打開信件看,原來,報社決定下星期四,在杭州召開全國鄉村宣傳報道工作會議,要求駐地特派記者,依時出席會議。
 
  王之之接到報社通知,心里像剛煮開的水,一下子沸騰起來。這是他任海南特派記者后,第一次參加全國性的宣傳工作會議。于是,按通知要求,認真做好參加會議準備工作;
 
  此外,王之之立刻想起了胡韻霞。這幾年來,由于擔心影響大學學習,一直沒有給她去信。不知道情況如何?此次,到杭州開會,杭州與上海相隔不遠,可以趁這一機會到上海探望一下。如果條件允許的話,抓緊與胡韻霞訂婚。
 
  杭州是一座美麗的城市,尤其是西湖風景,她是杭州的象征。一提到杭州就使人想到西湖。此次會議召開兩天時間,第三天是與會人員自由活動。報社統一組織大家到西湖游覽。
 
  西湖風景如畫,引人入勝。對于西湖風景,盡管引人注目,但是,它沒有吸引住王之之的心,此刻,更吸引王之之的心是上海胡韻霞。此時此刻,他歸心如箭。于是,他利用這一空隙,向報社領導請假一天,到上海探望胡韻霞。
 
  這天早上七點半鐘,杭州西湖上空還籠罩著一層薄薄的云霧,王之之就坐上杭州至上海的特快列車。
 
  眾所周知,上海市是中國最大的城市,也是一座美麗的大都市,早在三十年代被稱為十里洋場,上海外灘名揚天下。
 
  十點多鐘,特快列車到達上海。王之之走出火車站,到商場買了一大包蘋果、香蕉,餅干,按十八年前胡韻霞留下的舊地址,來到了胡韻霞的家里。
 
  一跨入門口,只見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婦人坐在大廳里喝茶。這時,她見一位身高一米七左右、臉帶笑容、年輕氣盛的青年人走進來。于是,她注視了一下慢慢地站起來問:“你是誰?”
 
  王之之看這位老人氣質端莊,臉上有點像胡韻霞,料必是胡韻霞的母親。于是,他開口回答說:“阿姨,我叫王之之,是胡韻霞的朋友。此次,到杭州開會,順便來探望胡韻霞。”
 
  “好的,好的!請坐!”老婦人接著說。
 
  對于王之之這個人,胡韻霞在發生車禍住院時,把埋藏在心底里十八年的秘密,告訴了母親。對此,這位老人對王之之是知其名不見其人。如今,王之之突然降臨在面前,心里顯得相當驚喜。
 
  王之之乘著老人轉身去拿茶杯空間,大概注視了房子四周。這是一間四柱杉木的大房屋,屋內擺設闊氣;外面是一個小小庭院,中間種著一棵高高的松柏樹,形狀像北京的四合院。此刻,院子里空無一人,四周顯得格外的寂靜。
 
  這時,老婦人拿來一個杯放在桌子上,王之之急忙起身自己倒茶水,并為老婦人倒了一杯。老婦人端起自己的杯說:“請喝茶!”
 
  第一次見到老婦人,心里既興奮又緊張。趕忙站立起來回應說:“謝謝!”然后,重新坐下來提起茶杯喝茶。
 
  王之之剛坐著下來,老婦人問:“從海南島過來嗎?”
 
  “今天,我是從杭州過來的。我到杭州參加全國鄉村宣傳工作會議。今天,大家到西湖游覽,我乘這一機會,到上海來探望韻霞。因為,十八年不見面了。”王之之說。
 
  “大學畢業,分配工作了嗎?”老婦人慢慢地問。
 
  “是的,從西北大學新聞系畢業了。分配到北京中國鄉村日報社當新聞記者。”王之之說。
 
  “當新聞記者,很好!人人都想干這項工作。”說到這里,她哀嘆了一聲,然后說:“可惜,我女兒韻霞沒有這種福氣!。”老婦人嘆氣地說。
 
  老人話中有話,又這樣哀聲嘆氣地說,王之之感覺老人情緒不對,急忙轉入主題問:“今天是星期五,韻霞上班了嗎?”
 
  “你來遲了!我女兒已經…不在了…”說著,老人傷心地哭了。這時,她邊哭邊從衣袋里拿出在女兒閨房中發現的遺物,即十八張每張五元的發票遞給王之之。
 
  聽老人這么一說,王之之腦子里猶如青天霹靂,“轟隆”地響。此刻,王之之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否聽錯了。于是,他忍不住地問:“怎么樣,韻霞不在世了…”
 
  “是的,女兒離開我們,已近多半年了。”老人悲涼地說。
 
  聽到十八年相戀的女友胡韻霞真的不在了。于是,王之之呆呆地注視著手中發票,忍不住心中的痛苦,竟然眼淚也雙雙流下來……
 
  一會兒后,王之之心情漸漸安靜下來。此刻,他急促想知道了解胡韻霞,究竟是怎么死去的?于是,他問:“阿姨,韻霞年紀輕輕,怎么死的呢?”
 
  老人擦掉眼淚,說起女兒胡韻霞的死因…
 
  事情經過是這樣:一九六六年,胡韻霞在漢口火車站與王之之相識,在廣州江南碼頭分別后,胡韻霞懷著戀戀不舍的心情回到了上海。一九七七年七月,胡韻霞從大學畢業后,分配到上海市儲運公司當倉庫管理員。從那時起,她堅守在廣州與王之之分別時,所表達的“我等你”的諾言,為了寄托對王之之的想念之情,每年除夕,她都一個人偷偷地到外灘岸邊,放飛一只白鴿,面向東南方向默默不言祈禱十分鐘,表達對王之之想念之情。
 
  十八年來,胡韻霞風雨無阻,隱瞞著家人,到外灘放飛了十八只白鴿。此事,她并沒有告訴家人知道。每年除夕,家里宰雞做好飯菜,迎她回來一起吃除夕團圓飯。
 
  今年除夕,她到外灘放飛白鴿返回家,騎自行車高高興興經過路口轉彎時,被一輛小轎車撞成重傷,昏迷不醒。這位司機看到撞到人了,馬上下車將其抱上車,送往醫院急診室搶救。
 
  經醫生檢查,胡韻霞腦子被撞血充腦,腰腳骨嚴重拆裂。盡管醫院采取一切急救措施,使其半睡半醒過來。但是,由于流血過多,傷勢較重,終于在凌晨一點三十九去世了。
 
  在去世之前,她鼓起自己最后一口氣,把十八年來,每年除夕到外灘放飛十八只白鴿的事情告訴給我。她走時對我說:媽,我走后,如果之之來上海探望我,你就這樣說:‘我等待十八年的心不變。生不能做夫妻,死后再做夫妻。’胡韻霞每年除夕到外灘放飛白鴿一事,整整隱瞞全家人十八年之久?梢,胡韻霞對你王之之愛戀如此癡情,情感如此深厚。
 
  王之之聽到胡韻霞母親的陳述,知道到胡韻霞這十八年間,每年除夕都到外灘放飛白鴿一事。此時,王之之心里明白了,原來,老人交給自己的那十八張發票,就是胡韻霞每年購買白鴿的發票。此刻,他從老人家嘴里才真正了解到,胡韻霞十八年對自己的想念牽掛之心,這顆心,一直堅持到告別這個世界都沒有改變,多么打動人心的情感,多么令人難忘的情感。
 
  十八年是漫長的歲月,十八年是短暫的歲月。一位女人愛一個男人,愛得如此火熱,愛得如此癡情,在現實生活中是罕見的。
 
  此刻,王之之回憶起在漢口火車上,胡韻霞那一次次發出的笑聲,回憶起淚別江南時,胡韻霞那一聲聲的哭泣聲。這一次次笑聲,這一聲聲哭泣聲,至今還在自己的心靈中回響,緊緊地扣住自己的心。
 
  這痛苦的回憶,又使王之之眼淚充滿眼眶。他對不起胡韻霞那一份愛與情。他后悔,為了追求自己的事業,沒有給她去信;他后悔,來遲了一步,重逢變成訣別。更令王之之痛苦的是,十八年不見面的情況下,胡韻霞的心仍然不變,她對王之之的愛,依然是這樣的熱烈,這樣的深情。
 
  想到此,王之之懷著十分悲傷的心情,從座位上站立起來,來到放在大廳中間,面對墻上掛著全家福的照片,特別注視著胡韻霞那張笑容滿面的臉孔,低著頭默哀了十分鐘。
 
  此刻,他心里默默地對韻霞說:“韻霞,對不起,我來遲了。沒有機會與你見面,你就急急地走了,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,離開了十八年來日日夜夜想念你的之之,我心里很是痛苦。你在淚別江南碼頭時,你答應過我,承諾等著我?墒,為何你放棄承諾一個人遠去?我從你母親在你臨終之前告知,你悄不言聲地每年除夕到外灘放飛白鴿,對我表達想念之情。因為此事意外地撞車遇難,這一切都是為了我。我了解到這一內情后,心里像刀割一樣在流血。真對不起你,因為愛使你命喪九泉。造成心靈上永遠不能彌補之痛。你的死是因我造成的。我知道你心里裝著我,愛我,支持我,給我寄來社會上最緊缺的虎骨酒、鳳凰自行車。你的心,我是理解的。就是因為理解,在老家父母為我介紹對象,我都沒有答應。今天,我懷著一顆十分滾燙的心,千里迢迢,滿懷希望來到你的身邊。誰料到你含著對我的深深的愛,離我而去,到另一個世界里去。重逢成訣別。我心里痛苦萬分。你媽說:你在臨終之前,還念念不忘咱倆的戀情。你說,‘生不能做夫妻,死后再結為夫妻’。你所說的話,我永遠牢記在心里。韻霞,我將要離開你這里返回海南了。因為,報社已為我購買明天上午十時,從杭州到?诘臋C票。今后,我要好好聽你的話,好好地工作,不管踫上什么困難,任憑風吹浪打,我都會永遠把你牽掛,直到我離開這個世界。
 
  想到這里,王之之擦掉眼淚,返回到桌子邊坐下來。此時,已是上午十一點多鐘,因為,哥哥嫂嫂上班、男孫去學校均晚上才回家,看來與他們見面是不可能了。
 
  于是,王之之對韻霞母親說:“阿姨,我要走了。因為,報社買了明天上午十點鐘從杭州至?诘臋C票。”
 
  韻霞母親見到王之之要走了,便對王之之說:“韻霞不在了,我就不便留你下來。今后,有機會再來上海探望我。”說完,隨手向王之之遞過來一張全家福照片。
 
  “好的!”王之之接過照片后,從衣裳取出二百錢,塞到母親的手里說:“這是前幾年,韻霞幫助我買虎骨酒、鳳凰自行車的錢。雖然錢少,但是,這是我的一點心意。請您老人家收下吧!”
 
  韻霞母親聽到是虎骨酒、鳳凰自行車的款,她馬上用手推著錢說:“這是我女兒韻霞對你的一份心意。我要是收下,那對不起韻霞對你的一片苦心。這樣做,也會損害胡韻霞的人格。如果韻霞在天之靈知道此事后,她會傷心的。對此,此錢我不能收。請你收回吧!”
 
  王之之見老婦人說得這樣動情,在無可奈何情況下,只好重新把手中的錢收回。分別時,王之之把老人作為送別禮品全家福照片,與那虎骨酒、鳳凰自行車款,十分鄭重地裝進采訪袋里。接著,他在老人家面前深情跪拜了一下說:“祝您老人家幸福長壽。”然后,轉身走出胡家門口,向火車站走去…
 
  于2020年5月完稿
作品集念人 責任編輯:秋雨楓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重庆时时计划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