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念人:《外灘情》第三章:求 學

時間:2020-08-23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念人 點擊:
  我與胡韻霞淚別江南后,回到了學校。
 
  這天上午九點左右,我返回學校時,只見校園籠罩著的一片烏蒙蒙的天氣中。樹上、墻壁上貼滿了大字報,在一陣陣北風吹拂之下,搖搖晃晃。此時,學校還沒有復課,如果按學校原課程安排的話,現在應該是屬于寒假期。對此,龐大的校園顯得空蕩蕩的。此刻,我走在校園的樹蔭小道上,只見少量零零散散的老師、學生,在校園中走來走去。
 
  我找到了校長朱學志,他知道我是初三(乙)班學生。然而,初三年級屬于畢業班,按照有關規定,初中畢業后,必須返鄉參加勞動生產,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,再由貧下中農推薦上高中讀書。于是,朱校長交給我一張初三畢業證書后,我告別了學習三年的長征戰校。此次,由于我在大陸參加大串聯,耽誤了返校參加畢業典禮。對此,我畢業離校時,沒有任何畢業典禮,沒有同學、老師來與我告別。于是,靜悄悄返校,靜悄悄回鄉了。
 
  回到鄉下,在推薦應屆初三畢業生就讀高中時,專門照顧推薦貧下中農的子女。這樣,我出身于中農家庭,就失去了上高中的機會。
 
  我是家中唯一男孩子,父母從小對我格外的照顧,平時不讓我參加勞動,家務工也不讓我干,僅讓我專心學習。對此,我從小學至初中學習成績一直都很優秀。
 
  如今,貧下中農沒有推薦我上高中,這樣一來,預示著我的命運,從此,要當一輩子農民,與黃土地打交道一輩子了。年齡輕輕,驕生慣養,被父母從小溺愛的我,一下子與叔叔嬸嫂一起起早摸黑、早出晚歸勞動,能承受得住嗎?
 
  父母對于人為的推薦,使我失去了就讀高中的機會,老人家看在眼里痛在心。尤其是在公社當婦女主任的親姐姐,更是心急如火。作為同胞親姐姐,此刻,她更能夠深深理解父母的心情。父母年過不惑之年才生出弟弟,這樣,弟弟成為家中唯一男孩。平時,父母將其當作掌上明珠寶貝,如不能解決弟弟的讀書問題,不僅影響到弟弟的發展前途,而且,此事對父母的心將是一次致命的傷害和打擊;同時,也對不起父母對自己的養育與培養。
 
  姐姐通過公社共青團書記廖小珍,打聽到外縣龍樓村學校搞開門辦學試點開設附中,招收高一班學生消息。于是,通過這位共青團組織負責人介紹,姐姐為我報名到龍樓附中就讀高一班。這樣,實現了我繼續就讀高中的愿望。
 
  一天上午,姐姐回家告知我這一消息時,我一下子高興地跳起來,抱著姐姐大聲叫喊:“我上高中了…我上高中了…”
 
  中午十二點鐘,父母勞動歸來,當聽到這一喜訊,也是高興得熱淚盈眶。這樣,姐姐為我解決了這一關系到我未來前途的大問題,全家四口人樂得閉不上嘴。
 
  傍晚,父親到魚塘里抓了一條鯉魚,媽媽煮了一鍋咸菜與鯉魚,全家人樂陶陶地吃了一頓。祝賀我在學業上起死回生。
 
  二月中旬,冬天的寒氣還沒有完全消失去。但是,初春的氣息已經隱隱約約地看到了。樹枝上已經長出一些白嫩嫩的小葉,小鳥在樹枝上“吱吱”直叫,好像是在迎接春天降臨。
 
  學校開學這天,一早,爸爸為我挑行李,與我一起走出家門,送我上學。在路上,我與父親一邊走一邊聊天。
 
  他囑咐道,一個人在外,要注意冷暖,要聽老師的話,好好學習。晚上睡覺時,要蓋好棉被,不要著冷了感冒。有困難告訴我們,家里及時幫你解決……父親的囑咐,像《紅燈記》中的李玉和出門時囑咐女兒李玉梅一樣,我一一記在心里。
 
  走了二十多里路,過田野越過山坡,臨近中午時分,我們父子倆到達了龍樓附中。
 
  這間附中在村前面,開設小學部、中學部、與高中部,有學生八百多人,老師二十多人。學校前面是南渡江畔,后面是村莊,左右都是茂盛的樹木,環境清凈。
 
  報名后,學校安排我在一間小房子住宿。因為是村辦附中,學生與絕大多數教師都是本地人,回家住宿吃飯;僅有二三位高中部教師與我是外縣人,人少辦不了公共食堂。對此,各人自掃門前雪,自己煮飯吃。
 
  面對自己動手煮飯做菜,這是我最大的難題。因為,讀初中時,學校開設學生食堂、教工食堂,下課后就到公共食堂吃飯;在家時,父母更不讓我干煮飯做菜的事了。關于這件事,父親對我是相當了解的。所以,他感到特別的為難。為了打消父親的思想顧慮,我心里想著,既然是村辦附中,辦學條件肯定比不上完全中學。我是來求學的,生活上辛苦些也要堅持住。在學習文化課同時,學習做飯,對自己人生也有好處。對此,我向父親表示,我把煮飯做菜當作一門課程來學習鍛煉。不懂就學,艱苦不怕,請父親放心吧!
 
  父親看到我有克服困難的決心,就放心回家去了。這樣,我一個人在異鄉生活,開始了我求學的學習生涯。
 
  高一班僅有二十個人,都是村里和鄰近村的學生。一放學,他們都回家去了,僅剩下我一人與空洞洞的學校。
 
  傍晚,為了驅散寂寞無聊,我自己煮飯吃后,獨自一人來到南渡江畔沙灘上散步。
 
  看著寂靜的江面,看著沙灘上沒有人影,此刻,我又想起在與胡韻霞淚別江南的情景。此時,我聯想到,不讓她與自己返回海南是對的。如果當時不理智將其帶回海南,那真是對不起她了。如今,盡管求學期間生活寂寞無聊,不過,我相信,這種寂寞命運只是暫時的。不久,一定會改變過來的。
 
  一天傍晚,當我獨孤一人漫步在岸邊沙灘上時,一位附中語文代課女老師,她吃晚飯后,也從家中來到南渡江岸邊散步。
 
  她看到我孤獨一個人在岸邊漫不經心地走,她就走到我的身邊,十分好奇地問。
 
  “之之,想家?”她含蓄大方地問。
 
  “是的,想念爸爸媽媽和姐姐!”我有點靦腆地回答。
 
  這位女代課老師,其實年齡也不算大,高中畢業后返鄉,任附中初一語文代課老師。她,一米六左右身材,長著一對脈脈含情的眼睛,像胡韻霞一樣,也是留著兩條剛好披到肩的辮子。她這一打扮,對于一位出生于農村的姑娘來說,算是一位較為出色的女性了。
 
  夜幕下的南渡江岸邊,此時,顯得十分安靜。偶然,從村里傳來一二聲母雞啼叫聲。此刻,不知道是師生關系原因,我們都沒有說話,只是踩在沙灘的小貝殼上,默默地向前行走。大約過去了十多分鐘之久,她開口了。
 
  “之之,你為何千里迢迢來到這里求學?”女代課老師問。
 
  女代課老師的這么一問,勾起我十分痛苦委屈的心。于是,我把初三畢業后回到鄉下,不被貧下中農推薦上高中的一肚子苦水,向女代課老師傾訴。
 
  女代課老師聽完我的傾訴后,她顯出憐憫之心說:“是的,我們村里的情況也是這樣。對此,我們學校才開設附中班,其目的就是解決這一部分學習優秀、出身中農家庭的子女,讓他們繼續享有深造的學習機會。”
 
  我聽女代課老師的話,心里顯得有點激動,感謝龍樓附中給我這一次學習機會,一定聽老師的話,珍惜這一學習機會,好好學習。
 
  有了這位女代課老師的陪伴,我在龍樓附中求學的路上,不再感到沉默無聊了。我奮力拼搏學習,順利地完成了高一班第一學期的課程,各門課程都取得了優良的成績。
 
  我讀完了高一班的第一學期后,高一班第二學期,在姐姐的幫助下,我離開了龍樓附中,重返回東山中學(取消了長征戰校,恢復回原東山中學名稱)高一(乙)班繼續就讀。
作品集念人 責任編輯:秋雨楓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重庆时时计划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