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請 登錄注冊
當前位置:雨楓軒> 原創長篇小說 > 玄幻|武俠 > 傳統武俠小說 > 明末女俠啟示錄 > 第一卷 > 第三十二章 玉簫真人中奇毒
第三十二章 玉簫真人中奇毒



更新日期:2020-08-20 + 放大字體 | - 減小字體 本書總瀏覽量:
原來是小道士領眾義軍趕到了。只見每支箭勁力向四只獅子射去。四只雄獅見到眾人也難免高興,今天的“食物”一下子變了這么多!
雄獅的猛勁加上劍羽的勁道,不多時每個雄獅都扎滿箭翎。但是它們依然沒有懼怕之意,縱身跳躍于人群之中!
小道士們眼疾手快,手握長矛插入雄獅頸部,幾只雄獅吼叫幾聲便斃命。
崔玉生一看自己的心愛雄獅就這樣被斬殺,氣的嗷嗷亂叫一番,憤然對玉簫真人說道:“臭道士,我與你們勢不兩立,等死吧!”
沈瓊枝見他如此囂張,伸手朝其面部打出一只竹刀。
“哎呀!我的眼睛!”崔玉生霎時變成獨眼龍,一只手捂著流血不止的眼睛逃得無影無蹤。
眾人見狀齊聲歡呼,因為很久未見如此漂亮的戰役了。
蘭馨看到死亡的獅虎獸,便對義軍說道:“眾位兄弟姐妹,這些猛獸雖然已死,但是它們的皮肉到可以食用,戰士們苦戰多日辛苦萬分,也要補補身體了。”
眾位義軍戰士聽完蘭馨這番話,心情無比激動,二話沒說便動手扒皮割肉。蘭馨便吩咐士兵在此等候大批義軍將士到來。
玉簫真人帶領眾人又踏上攻打青城的道路。
一路走來,沈瓊枝也是累的低頭哈腰,擦拭了一下額頭的香汗,對蘭馨說道:“姐姐,我們一路斬妖除魔,打怪闖關,這到底還有幾關?讓他們都來吧,我都把他們殺死不可!”
“你不要小瞧這些邪魔中人,越是離青城堡越近,兇險就越多,所以我們更加小心才是。”蘭馨答道。
玉簫真人此時也說道:“蘭姑娘分析的不錯,我估計前面更不容易闖,所有大家此時保持實力,有的放矢,我們的人死傷太多了,善哉,善哉。”
玉簫真人話剛說完,只聽見不遠處有女子聲音回蕩:“既然來了就不要走!這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!哈哈......”聲音愈來愈近,片刻功夫,前方林蔭中閃出三個人來。中間是位男子,穿衣打扮格外俊朗,風度翩翩,靛藍色的長袍領口袖口都鑲繡著銀絲邊流云紋的滾邊,腰間束著一條青色祥云寬邊錦帶,烏黑的頭發束起來戴著頂嵌玉小銀冠,銀冠上的白玉晶瑩潤澤更加襯托出他的頭發的黑亮順滑,如同綢緞一般。身邊兩位女子風姿綽約,容貌極美,淡雅素裝打扮,不施粉黛卻迷倒眾人,雙足粉色快靴和腰間圓月彎刀彰顯她也是武功非凡之人。
沈瓊枝見到這帥哥不由雙眼看的出神,驚呆了半天,哈喇子快要淌出來了。
玉簫真人見到三人說道:“原來是唐氏三兄妹呀!我真不明白你們怎么也會和魔道的人混在一起,別毀了唐氏一族的威名!”
中間男子聽后辯解道:“我唐三要現在雖為唐門掌門,但是還不糊涂,弒殺族人一事不得不報,我投靠誰不重要,主要我替家人報仇即可!”
蘭馨越聽越糊涂,不解問道:“唐掌門,我們才與你相識,和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,怎么會有這報仇一說呢?”
“哼!當日闖王大軍巴蜀起事之時,濫殺無辜,殺我唐家一十三口人性命,豈有不報之理!我們唐門雖然善于設計、發明和使用各種暗器與毒藥,也不能說我們害人啊?墒顷J王義軍居然說們是外門邪道,不分青紅皂白斬殺我們,這江湖之事未免管的太寬了。”唐三要憤憤不平,想要一口氣把多日的委屈訴說完畢。
這蜀中唐門弟子確實很少在江湖上走動,而且唐家堡四周機關重重,布滿暗器,進入十分困難,所以唐門雖然名聲遠播,但是始終罩著一層神秘的面紗。唐門人行事詭秘,遇事不按常理出牌,所以外人看來不像是好人。唐門弟子行為飄忽,給人一種亦正亦邪、琢磨不透的感覺。武林正道、民族大義,對唐門中人均無意義,他們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既不愿與名門正派結交,也不屑與邪魔歪道為伍。但江湖中許多武林人士畏懼唐門天下無雙的暗器和毒藥,又苦于無法窺視蜀中唐門的真實面目之一二,所以武林人士大多以為唐門是江湖邪派,敬而遠之。但這次是義軍辦了一件錯事,可惜于事無補,致使唐門狠心加入魔道。
玉簫真人聽完訴說,長嘆一聲說道:“義軍確實做了一件錯事,不該妄開殺戒。但是始終無法彌補,所以讓貧道超度他們吧,我再傳授我峨眉派的幾套心法給你們如何?我勸你們還是歸順義軍吧。”
“老道你也想的太簡單了!雖然你們和我們無冤無仇,但是只要是闖王的軍馬我們必然殺之,我勸你們還是投降離開的好!”唐嫣怒目說道。
“這次義軍的行動想必你們也知道了,為了民族大義,希望你們能諒解闖王的苦心,我真希望你們加入到闖王大軍里來,到時候不僅光耀門庭,還能是你們唐門發揚光大!”玉簫真人說道。
可惜,這唐門獨來獨往慣了,這一套說辭似乎聽不進去。
蘭馨細看唐三要,感覺此人也并非是大惡之人,家仇在此難免做事激動異常,便說道:“唐掌門,我看你們并非大奸大惡之人,錯在我們部分義軍行事魯莽,我看我們去先祖墓地祭拜如何,我們誠信認錯,希望你們可以讓我們通過此地,避免不必要的傷害。”
唐寧爾一聽疾聲喝道:“照你這么說,我們的技藝不如你們嘍!有本事比一比試試!”
“比就比,誰怕誰?!”沈瓊枝搶先一步說道。
蘭馨用手按住沈瓊枝肩膀,輕聲說道:“唐姑娘,你想怎么個比法?蘭馨在此候教。”
唐嫣一聽比試武功也精神抖擻,對掌門兄長說道:“大哥,我們給他們比飛鏢!”唐三要看著唐嫣沒說話,算是默許。
玉簫真人見勢說道:“唐掌門,我們比試之前先做好約定如何?”
“哼!老道請講!”
“這次比賽我們三局兩勝,你們若是輸了退出魔教加入義軍,以往恩怨一筆勾銷。如果我們輸了,退出巴蜀,永不踏入江湖半步。你們贏了貧道也不會虧待你們,如剛才所說。你看如何?”
唐三要輕聲一笑,說道:“好!這次比試希望你們不要后悔。”他心中早已想好,唐門毒藥和暗器獨步天下,真的還沒有人可以抵擋得住。
玉簫真人點點頭,接著說道:“唐掌門,我們義軍畢竟對不起唐門在先,請你們出題吧!”
唐三要此時毫不客氣,挺胸說道:“好!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。第一局比試內力;第二局比試刀劍;第三局比試飛鏢!”
沈瓊枝聽他說完,心中暗喜,附身對蘭馨輕聲說道:“姐姐,你說這唐三要是不是傻,比內力玉簫真人肯定贏得了他,他才多年輕啊,內供肯定不算深厚。比試刀劍更好了,他們能強過我們的玉女劍法嗎?比試飛鏢,那如我們的柳葉飛刀蝴蝶鏢啊。”
蘭馨噓聲道:“師妹,不可輕敵,唐門一向詭計多端,我們所及應變就好。”
第一局比試開始,玉簫真人和唐三要找了一塊平坦之處坐定了,各出雙掌發起功來。
玉簫真人內功相比唐三要要深厚許多,所以不多時唐三要已汗流浹背。玉簫真人說道:“唐掌門還是認輸吧,貧道不想傷了你!”
“你休想!”唐三要憤然向玉簫真人雙掌拍去。
“啪”的一聲,二人分開數丈遠。玉簫真人不覺驚訝,心想這難道就是臨危一搏嗎?,想完,輕聲說道:“你還是過來吧!”
“靈息大法!”唐三要驚恐萬分,身體卻不由自主的向玉簫真人移去。原來他被玉簫真人的靈息大法吸了過去。
雙掌再次相碰,唐三要頓覺身上的功力源源不斷被玉簫真人吸去。如此下去,唐三要的功力若被吸食干凈,接著就會變成一個廢人。
“我不能變成廢人,不能......”唐三要似乎神志不清的嘟囔著。
“你還是認輸吧,唐掌門!”
“你休想!你還沒有見識過我的厲害!”唐三要說完慢慢抬起頭,只見他嘴唇突然變的紫黑色,面部褐色,頭發變的黑白相間,只有牙齒雪白,簡直就是一個非洲人。接著他的手上騰起一片黑氣,這黑氣順著被吸走的功力進入到玉簫真人的身體。
玉簫真人大驚失色,慌忙喊道:“卑鄙小人,竟敢施毒害人!”話剛說完,但見玉簫真人的臉色變黑,雙唇變紫,跌倒在地。吸食的功力還未消化完畢,又加上這奇毒,頓時讓他血液循環加速,無法控制,便從口中噴出大量黑血。
玉簫真人此時面色黑褐色,也像個非洲人一樣。但見他呼吸困難,坐在一棵樹下,全身麻痹,無法動彈。
蘭馨驚慌失色的跑過去,大聲說道:“仙長,你怎么了?”見玉簫真人話不能語,焦急喊道:“師妹快來,仙長有生命危險!”
重庆时时计划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