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砌墻

時間:2020-10-10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金庸 點擊:
連城訣(全文在線閱讀) >   第十一章 砌墻

萬門弟子亂了一陣,哪追得到什么敵人?

萬震山囑咐戚芳,千萬不可將劍譜得而復失之事跟師兄弟們提起。戚芳滿口答允。這些年來,她越來越是察覺到,萬門師父徒弟與師兄弟之間,大家都各有各的打算,你防著我,我防著你。萬震山驚怒交集,回到自己房中,只是凝思著花蝴蝶的記號。仇人是誰?為什么送了劍譜來?卻又搶了去?是救了言達平的那人嗎?還是言達平自己?

萬圭追逐敵人時一陣奔馳,血行加速,手背上傷口又痛了起來,躺在床上休息,過了一會,便睡著了。

戚芳尋思:“這本書爹爹是有用的,在血水中浸得久了,定會浸壞!”到房中叫了兩聲“三哥”,見他睡得正沉,便出來端起銅盆,到樓下天井中倒去了血水,露出那本書來,她心想:“空心菜真乖!”臉上露出了笑容。

那本書浸滿了血水,腥臭撲鼻,戚芳不愿用手去拿,尋思:“卻藏在哪里好?”想起后園西偏房中一向堆置篩子、鋤頭、石臼、風扇之類雜物,這時候決計無人過去,當下在庭中菊花上摘些葉子,遮住了書,就象是捧一盤菊花葉子,來到后園。她走進西偏房,將那書放入煽谷的風扇肚中,心想:“這風扇要到收租谷時才用。藏在這里,誰也不會找到。”

她端了臉盆,口中輕輕哼著歌兒,裝著沒事人般回來,經過走廊時,忽然墻角邊閃出一人,低聲說道:“今晚三更,我在柴房里等你,可別忘了!”正是吳坎。

戚芳心中本在擔驚,突然見他閃了出來說這幾句話,一顆心跳得更是厲害,啐道:“沒好死的,狗膽子這么大,連命也不要了?”吳坎涎著臉道:“我為你送了性命,當真是心甘情愿。師嫂,你要不要解藥?”戚芳咬著牙齒,左手伸入懷中,握住匕首的柄,便想出其不意地拔出匕首,給他一下子,將解藥奪了過來。

吳坎笑嘻嘻地低聲道:“你若使一招‘山從人面起’,挺刀向我刺來,我用一招‘云傍馬頭生’避開,隨手這么一揚,將解藥摔入了這口水缸。”說著伸出手來,掌中便是那瓶解藥。他怕戚芳來奪,跟著退了兩步。

戚芳知道用強不能奪到,一側身便從他身邊走了過去。

吳坎低聲道:“我只等你到三更,你三更不來,四更上我便帶解藥走了,高飛遠走,再也不回荊州了。姓吳的就是要死,也不能死在萬家父子手下。”

戚芳回到房中,只聽得萬圭不住呻吟,顯是蝎毒又發作起來。她坐在床邊,尋思:“他毒害狄師哥,手段卑鄙之極,可是大錯已經鑄成,又有什么法子?那是師哥命苦,也是我命苦。他這幾年來待我很好,我是嫁雞隨雞,這一輩子總是跟著他做夫妻了。吳坎這狗賊這般可惡,怎么奪到他的解藥才好?”眼見萬圭容色憔悴,雙目深陷,心想:“三哥傷重,若是跟他說了,他一怒之下去和吳坎拚命,只有把事兒弄糟。”

天色漸漸黑了下來,戚芳胡亂吃了晚飯,安頓女兒睡了,想來想去,只有去告知公公,料想他老謀深算,必有善策。這件事不能讓丈夫知道,要等他熟睡了,再去跟公公說。戚芳和衣躺在萬圭腳邊。這幾日來服侍丈夫,她始終衣不解帶,沒好好睡過一晚。直等到萬圭鼻息沉酣,她悄悄起來,下得樓去,來到萬震山屋外。

屋里燈火已熄,卻傳出一陣陣奇怪的聲音來,“嘿,嘿,嘿!”似乎有人在大費力氣的做什么事。戚芳甚是奇怪,本已到了口邊的一句“公公”又縮了回去,從窗縫中向房內張去。其時月光斜照,透過窗紙,映進房中,只見萬震山仰臥在床,雙手緩緩地向空中力推,雙眼卻緊緊閉著。

戚芳心道:“原來公公在練高深內功。練內功之時最忌受到外界驚擾,否則極易走火入魔。這時可不能叫他,等他練完了功夫再說。”

只見萬震山雙手空推一陣,緩緩坐起身來,伸腿下床,向前走了幾步,蹲下身子,凌空便伸手去抓什么物事。戚芳心想:“公公練的是擒拿手法。”又看得片時,但見萬震山的手勢越來越怪,雙手不住在空中抓下什么東西,隨即整整齊齊地排在一起,倒似是將許多磚塊安放堆疊一般,但月光下看得明白,地板上顯是空無一物。

只見他凌空抓了一會,雙手比了一比,似乎認為夠大了,于是雙手作勢在地下捧起一件大物,向前塞了過去,戚芳看得迷惘不已,眼見萬震山仍是雙目緊閉,一舉一動決不象是練功,倒似是個啞巴在做戲一般。

突然之間,她想到了桃紅在破祠堂外說的那句話來:“老爺半夜三更起來砌墻!”

可是萬震山這舉動決不是在砌墻,要是說跟墻頭有什么關連,那是在拆墻洞。

戚芳感到一陣恐懼:“是了!公公患了離魂癥。聽說生了這病的,睡夢中會起身行走做事。有人不穿衣服在屋頂行走,有人甚至會殺人放火,醒轉之后卻全無所知。”

只見萬震山將空無所有的重物塞入空無所有的墻洞之后,凌空用力堆了幾下,然后拾起地下空無所有的磚頭砌起墻來。

不錯,他果真是在砌墻!臉上微笑,得意洋洋地砌墻!

戚芳初時看到他這副陰森森的模樣,有些毛骨悚然,待見他確是在作砌墻之狀,心中已有了先入之見,便不怕了,心道:“照桃紅的話說來,公公這離魂癥已患得久了。有病之人大都不愿給人知道。桃紅和他同房,得知了底細,公公自然要大大不開心。”這么一來,倒解開了心中一個疑團,明白桃紅何以被逐,又想:“不知他砌墻要砌多久,倘若過了三更,吳坎那廝當真毀了解藥逃走,那可糟了。”

但見萬震山將拆下來的“磚塊”都放入了“墻洞”,跟著便刷起“石灰”來,直到“功夫”做得妥妥貼貼,這才臉露微笑,上床安睡。

戚芳心想:“公公忙了這么一大陣,神思尚未寧定,且讓他歇一歇,我再叫他。”

就在這時,卻聽得房門上有人輕輕敲了幾下,跟著有人低聲叫道:“爹爹,爹爹!”正是她丈夫萬圭的聲音。戚芳微微一驚:“怎么三哥也來了?他來干什么?”

萬震山立即坐起,略一定神,問道:“是圭兒么?”萬圭道:“是我!”萬震山一躍下床,拔開門閂,放了萬圭進來,問道:“得到劍譜的訊息么?”萬圭叫了聲:“爹!”伸左手握住椅背。月光從紙窗中映射進房,照到他朦朧的身形,似在微微搖晃。

戚芳怕自己的影子在窗上給映了出來,縮身窗下,側身傾聽,不敢再看兩人的動靜。

只聽萬圭又叫了聲“爹”,說道:“你兒媳婦……你兒媳婦……原來不是好人。”戚芳一驚:“他為什么這么說?”只聽萬震山也問:“怎么啦?小夫妻拌了嘴么?”萬圭道:“劍譜找到了,是你兒媳婦拿了去。”萬震山喜道:“找到了便好!在哪里?”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家路
  • 下一篇:沒有了
欄目列表
重庆时时计划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