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翻身(5)

時間:2020-10-12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劉震云 點擊:
故鄉天下黃花(全文在線閱讀)  >   第三部分 翻身(5)

這時趙刺猬不再答理李文武,看李文武的小孫子。因為他看到小孫子手里,正攥著一個金燦燦的小佛爺。趙刺猬看它是金的,知道是寶物,又一腳踢開李文武,上去搶小孫子的金佛爺。誰知小孩子手緊,一下還拿不過來,便雙手上去,猛地一拉,才將金佛爺奪了過來。他這一拉不要緊,將小孩子的包裹也拉散了。小孫子的光身子,一下暴露 到臘月寒冷的空氣里。小孩子"哇"地一聲哭了。周玉枝見小孩子哭,包裹也拉散了,照趙刺猬臉上啐了一口:

"到李家掃地出門!"

"對,應該將他們掃地出門!只有將他們掃地出門,才能將他們的威風打下去!"

于是上來幾個民兵,把李文武抬到后崗,挖坑埋他。但扒開地面的雪一看,天太冷了,地凍得太結實了。幾個民兵只好淺淺挖了一個坑,就把李文武草草埋了。但埋得太淺了,夜里上來幾條野狗,將李文武扒了出來,把他一條腿給撕吃了。第二天早上去看,鮮紅的血,在雪地上一片一片的,都凍凝結了。

"看樣子真要變世界!禿弟,下次輪到咱們倆了,咱們也得想想辦法!"

這時眾人已經押著李文武三人到了李家大院。今天的斗爭會結果,是令李文武萬萬沒想到的。今天控訴罪惡,群情激憤,他預料到了。他知道這個工作員老范厲害,說要重新斗爭他,遲遲不斗爭,證明肯定有名堂,要發動佃戶們起來,但斗爭過之后要把他 掃地出門,是他萬萬沒想到的。掃地出門,他已是六十多歲的老頭子,寒冬臘月,眼看就要過年,要把他掃到哪里去?何況掃地并不是掃他一個人,牽扯到一大家人,這么多人被掃出家,到哪里去吃喝?一大家子也不要緊,關鍵還要掃剛坐月子的兒媳和剛出生的小孫子。小孫子本來就是在地窖生的,現在出生才十幾天,又要被掃出門,十來天個孩子,他如何受得了?

李文武上去抱住趙刺猬的腿:

"殺了人了!"

老范說:

"×他媽,欠我們那么多血債,還惦著埋東西享福呢!"

"過去李家騎到我們頭上作威作福,是因為我們沒有翻身,F在我們翻身了,他們還躲在深宅大院里生孩子吃肉包子享福,還在掩埋應該分給大伙的東西!鄉親們說,我們應該怎么辦?"

"土匪!"

"他怎么辦?"

誰知路小禿瞪了他一眼:

"×你媽,你這地主臊×,敢啐我,我把你這小崽子摔死,不給你這地主留根苗!"

老范說:

這時趙刺猬賴和尚舉著紅纓槍喊:

"去你媽的,你還想掐死我呀!"

人流走后,廣場空了,就剩下另一個老地主許布袋、過去的土匪頭目路小禿兩個人。今天的斗爭會他們也參加了。是工作員老范讓他們參加的,站在臺子上跟著李家三父 子陪斗。原來是不準備讓他們兩個陪斗的,但工作員老范聽說兩個也很猖狂,一個潑了貧農團團長一臉酒,一個要跟貧農團副團長到雪地里摔跤,于是就提議讓他們來陪斗,先借斗爭李文武,打掉他們的威風,等打倒了李文武,再回頭一個一個收拾他們。剛才的斗爭場面,是許布袋、路小禿沒有想到的。一群土頭土腦的窮棒子,鬧騰起來也不是玩的!呼口號聲音震天,說去掃地出門,一群人馬就走了,就可以掃地出門;控訴中間,還有小伙子想跳到臺子上用鞋底皮帶抽人,別說李文武、李清洋、李冰洋嚇得頭上冒汗,連許布袋、路小禿也嚇得哆嗦身子。眾人走后,廣場空了,許布袋嘆息:

"去你媽的,別給我裝樣子。當年你哥逼死我媽,你怎么不向我磕頭!現在把你兒媳和孫子攆到牛棚里你就嫌冷了?你去打聽打聽,俺弟兄幾個哪個不是在牛棚里生的?"

眾人便散去。老范又對圍著李文武尸體哭的李家人厲聲說:

果然,由于事先安排布置得好,這次斗爭會開得很成功。會場里再沒有上次開斗爭會那種喜慶氣氛。一開始臺下還只是聽,后來聽著聽著,特別是宋家瞎眼藏書網老婆婆講起她如何思念被李家抓走的兒子,下邊許多娘兒們小孩都哭了。又講到小豬倌被毒打致死, 李守成小女兒被活活餓死……群情激奮了。不講不知道,原來地主李文武家欠了我們這么多血債。原來以為李家享福是應該的,誰知他為了自己享福,逼得我們家破人亡。這個狗日的,真不是人×的!有幾個愣頭小伙子跳上臺子,脫下鞋抽下皮帶就要打李文武,工作員老范勸住了他們。趁這工夫,趙刺猬及時領著大家呼口號:

李家人又被押到了南小院。

"走哇,到李家去把他們掃地出門!"

"老許,你別往我身上靠,你老許是地主,怕掃地出門,我雞巴窮得叮當響,我怕個球哩!"

"刺猬,一切罪過算到我頭上,你打我罵我槍斃我我都不怨,饒過我這小孫子吧!"

"你怎么搞的,讓他躥了出來,不能把他捆起來?"

"將他們掃地出門!"

"既然是這樣,他自己要反攻倒算,打死他是活該!就算是人民對他的鎮壓吧!沒什么大不了的,地主反撲,我們就鎮壓!大家不要圍著看了,該干什么,還干什么!先把李家的人掃地出門,然后往外抬他們的東西!埋在地下的東西,都把它挖出來!"

只這么一家伙,李文武一頭歪到地上,不再動彈。接著頭上就開始往外冒血。

于是押上李文武、李清洋、李冰洋,大家就離開會場,去了村西李家。

"我們沒有義務給他送殯。讓幾個民兵把他抬到后崗,挖個坑埋了算了!"

第二次斗爭地主李文武的大會,又在村公所前的土臺子上召開了。斗爭會召開之前,工作員老范召集貧農團的人,又進行了周密的布置。通過這些天發動群眾,回憶地主罪惡,大家都回憶得差不多了;回憶出來以后,又通過篩選,揀有血債的集中起來,進行排隊;排好隊,揀幾個典型的、能激起民憤的事例,準備讓事例的主人到大會上發言。典型的血債有這么幾條:一、趙刺猬母親被李文鬧強奸致死事件。雖然老貧農李守成曾提出趙刺猬母親當時是同意的,是通奸;但工作員老范認為這個事情還要具體分析, 就是通奸,肯定也是屈于地主惡霸的壓力,不得已而為之;不然怎么最后上吊自殺了?還是思想不通,被李家強奸致死。老范還建議趙刺猬發言時,不要說他母親以前和李家怎么樣,只說上吊那天的事,李文鬧怎么逼人,趙的母親怎么上吊;上吊以后李家不聞不問,似乎像死了一條狗一樣的態度;及母親被李家逼死后趙家生活如何艱難,一家老小圍著棺木哭……二、宋家老婆婆眼睛哭瞎事件。宋家老婆婆十八歲守寡,含辛茹苦,將一個獨生子養大。養大以后,一年村里派勞工,當時李家當村長,就將這勞工派到了 老婆婆家。當時老婆婆的獨生子正在發瘧疾,哭喊著"娘",不愿意當勞工?捎彩潜焕罴遗蓙淼娜税血毶訌目簧侠似饋。李家賣一個勞工,得了一百塊大洋;可獨生子被拉走當勞工以后,四十多年還沒個音信,老婆婆想兒子哭得眼睛都瞎了。三、李家的小豬倌被毒打致死事件。十年之前,李家養過一群豬。給李家放豬的,是一個十二歲的孤兒。一天這孤兒放豬到地里,一時貪玩,豬跑散了群,丟了三只,回家以后被李家毒打一陣;李清洋李冰洋又將孤兒捺到地上當馬騎。孤兒連挨打帶受嚇,發起高燒,李家也沒給看,后來這孤兒就不明不白地死了。下邊還有佃戶馮碌碡因偷了李家田里幾棒子玉 米被打殘一條腿事件;中農崔老鞏因和李家爭地邊被李家逼得喝了老鼠藥,幸虧灌屎湯及時,才將一條命搶救過來事件;連老貧農李守成都覺悟了,也回憶起一件李家大年三十逼債,砸他家鐵鍋賣鐵事件;那時他老婆剛生下孩子三天,女人沒鍋沒米喝不了米湯,下不了奶,孩子被活活餓死了……

他不知道工作員老范是怎么知道他家秘密生孩子和秘密埋東西的。這下好了,孩子白生了,東西白埋了,一切都要掃地出門。當他被眾人押回了自己的家,看著扛紅纓槍的人開始四散鉆到各房子往外清人,他差點暈了過去。這日子是沒法過了。這日子是沒 法活了。但他兩臂被賴和尚反擰著,一點動彈不得,眼睜睜看著家人們被狼狽地趕出了屋,趕到了南小院的下房和馬棚里。李清洋的老婆李家少奶奶也被人推著往南小院走。她聽到攆人的聲音,趕忙換身上的衣服,想將里子好一點的、暖和一點的皮襖換到身上,但換了一半,人就闖了進來,把她推搡出去。她衣裳還沒來得及掩,露出一只白皙的奶,惹得幾個民兵亂笑。后來李文武又被賴和尚押到了后院。他又看著正坐月子的兒媳周玉枝,抱著剛出生十幾天的小孩子,也被人推搡出來。周玉枝衣裳沒穿整齊,孩子也 沒包裹好,包裹外還露著一只小腳丫子。李文武不知突然從哪里涌出那么大的勁兒,一下甩開賴和尚,上去護住兒媳和小孫子,接著跪到地上向趙刺猬磕頭:

群眾雖然以前沒喊過口號,但現在也自然而然地舉起了手臂,喊聲如雷震天。把臺上的李文武、李清洋、李冰洋嚇得一臉的汗。這時老范又向大家宣布了一個消息,說李 文武家在秘密生孩子,李清洋李冰洋在秘密掩埋貴重東西。大家對秘密生孩子倒沒什么,但聽到李家在秘密埋東西,大家更憤怒了:

趙刺猬見地主兒媳敢往臉上啐他,又罵他"土匪",也火了,上去便要奪孩子:

李文武死了。李家大院立即大亂。立即就有人喊:

"我沒有成心想砸死他,我只是往外邊攆人,這老家伙突然反攻倒算了,要上來掐死我,我不用手榴彈砸他,他不把我掐死了?"

"打倒地主李文武!"

趙刺猬賴和尚等人馬上喊:

這時趙刺猬哭了?拗f:

院子里恢復了平靜。賴和尚指著李文武的尸體問:

"向李文武討還血債!"

但趙刺猬奪孩子也就是嚇唬嚇唬周玉枝,并不是真要摔孩子。九九藏書網但老地主李文武在旁邊當了真,心想:這趙刺猬不但奪孩子佛爺,拉他包裹,還要摔死他;小孫子都要被人摔死了,我還活他干什么?便叫了一聲:

又對扛著紅纓槍的民兵說:

老范又說:

"把他們押到南小院去!"

"哭什么,李文武是惡霸地主,還要反撲,人民鎮壓他,你們心疼了?"

又看到李文武向他磕頭,上去踢了李文武一腳:

人們紛紛往這里跑,圍著李文武看。正在往南小院清人的民兵,也都不清了,也跑 過來看。已經被清到南小院的李家人,也都從南小院跑過來,跪在李文武尸首前開始大哭。貧農團團長趙刺猬也害怕了。他沒想到一家伙下去,把李文武給砸死了。這是他平生第一次殺人?粗钗奈淠X袋往外冒血,他的兩腿開始打顫。幸虧這時工作員老范趕了過來,才穩定住局面。他問趙刺猬:

大家一聽趙刺猬賴和尚喊將地主掃地出門,也突然覺得應該這么做。狗日的過去享 福,現在將他們掃地出門。于是紛紛跟著喊:

"你怎么把他砸死了?"

"將地主李文武掃地出門!"

"趙刺猬,你個沒人性的東西,你跟你拼了吧!"

大家也跟著喊:

"刺猬,你攆別人我不管,我這個兒媳和小孫子,你抬抬手,讓他們留在屋子里吧。小孫子出生才十幾天。馬棚里太冷!"

一頭向趙刺猬撞去。趙刺猬正在奪孩子,沒預防李文武,被李文武一頭撞倒在地,頭磕在南墻上,疼得眼里直冒金星。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李文武又撲到他身上,用雙手去掐他的脖子。但到底還是趙刺猬年輕力氣大,一把便將李文武推開了,接著順手從腰間摘下手榴彈,照李文武頭上來了一家伙:

李文武猛地掙脫賴和尚跑到趙刺猬面前,把趙刺猬嚇了一跳,他埋怨賴和尚:

老范聽是這種情況,這種情況他在東北也見過,知道怎么處理,不能因為死了一個 地主影響大局,于是便說:

說完,路小禿就摔手回了家。他這一噎,倒噎得許布袋半天挪不了步子。

 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重庆时时计划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