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這個星球有你

時間:2020-10-10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張麗鈞 點擊:
這個星球有你

 
  彭海納先生打來電話,邀我去西部教師培訓會上做講座。盡管與彭先生僅有一面之交,但還是愉快地應允了。
 
  放下電話,翻一下工作安排,發現居然與一個會議撞車了,連忙打電話向操持會議的人請假。對方沉吟了片刻,半開玩笑地扔過來一句:“去走穴?”問得人火往頭上拱,又不便發作,賠笑說:“跟商業不沾邊。組織者提供交通、食宿費用,不安排旅游。我的講座是零報酬。”對方聽了,用洞悉一切的口吻說:“哦,零報酬?那不是他們太不仗義就是你太仗義了吧——來這個會還是去那個會,你自己掂量吧。”
 
  我跟自己說:“何苦呢?背著一口黑鍋去搞什么講座!”可是,答應了的事又怎好爽約,我需要一個推掉講座的充分理由。
 
  我上網搜索彭先生的背景資料。彭先生本是清華大學的高才生,畢業后到天津市一家知名軟件公司做軟件企劃。朝陽般的年紀,做著一份朝陽的工作,惹來許多人艷羨。但是,突然有一天,他毅然決然地辭去工作,做了一名自愿“流放”西部的IT人。
 
  促使彭先生下決心去西部的,是一對苦難的母女。
 
  那一年冬季的一個傍晚,彭先生從公司下班回家,發現自行車車胎沒氣了,便把車推到一個修車攤去修理。三九天,風像刀子一樣刮得人臉生疼。為他補胎的是一個進城打工的女人,女人身邊,是她五六歲的女兒。小女孩渴了,一直纏著媽媽要水喝。但媽媽忙著銼胎、涂膠,騰不出手來給女兒倒水。小女孩見媽媽實在顧不上自己,便趴在試漏的水盆前,小聲地問媽媽:“媽媽,這盆里的水能喝嗎?”沒等媽媽回答,渴極了的小女孩居然把頭伸向了那漂著冰碴兒的臟水盆……這發生得那么突然,彭先生的心一下子被揪疼了。他趕忙跑到最近的一家商店,買了幾瓶牛奶,以最快的速度跑回來交到小女孩手中……
 
  第二天上班后,整個上午,彭先生全身都在發抖。他事后說:“在離我們公司不到500米遠的地方,竟有如此苦難的事情發生!而我卻坐在夏有空調、冬有暖氣的辦公室里……這件事是一個導火索,它把我幾年來一直在想的事情一下子提前了;或者說,像是一個朋友打來電話,讓我趕緊去做更應該做的事。我再不能等下去了!”
 
  于是,他去了那個叫黃羊川的地方,分文不取,義務支教。
 
  當他坐在一戶王姓人家的炕頭,吃著讀到四年級就因貧輟學的女孩烤的土豆時,他哭了。
 
  當他在另一戶人家,聽到一個已經做了母親的人說因為沒念完書而一直后悔著、怨恨著時,他哭了。
 
  通過努力,他讓黃羊川的中學生每周能吃上一次肉。
 
  通過努力,他讓黃羊川連上了互聯網并擁有了自己的網頁……
 
  我原本尋覓推辭借口的心,此刻卻被親近的熱望塞得滿滿的。在這些故事面前,一口“黑鍋”顯得多么微不足道!
 
  我不知道那些津津樂道“血酬定律”的人該如何從學術的角度解讀彭先生的行為,我不知道哪個聰明人能有本事為彭先生的發抖和流淚標價!恫┺氖ソ洝飞险f:“生存的游戲就是利己主義和利他主義之間的博弈。”利己的人喜歡用“本能”為自己開脫,利他的人卻不好意思用“本能”給自己貼金。而“本能”,是生命所接受的教育總和在某個瞬間的大暴露。這就可以解釋為什么有人一聽到“講座”,第一反應就是酬勞,而彭先生一看到別人受苦掙扎,拯救的欲望立刻就主宰了他的生命。
 
  我決意充當那個可有可無的會議的叛逃者。
 
  我決意把多年淘得的教育經驗悉數獻給西部。
 
  我發給彭先生的短信是:“這個星球有你,我多了一個微笑的理由。”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重庆时时计划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