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其實真的很想

時間:2013-08-10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葉傾城 點擊:

傾城十年·芙蓉錦(全文在線閱讀)  >  其實真的很想


  當離別有如長河將我們隔在兩岸,
  我們又要向誰去說……
  門重重撞上的一剎那,悔意像風一樣掠過我的心頭,然而門是我自己撞上的,我也已經負氣沖了出來。
  獨自走在繁華寂寞的大街上,我漸漸平靜下來,卻又隱隱地生出不安。不知母親現在在家里怎么樣,會不會暗自垂淚?畢竟只是這樣小的一件事,而我在氣頭上卻說了那樣傷人的話。門重重扣上的聲音,又在我耳邊震響,幾次駐足,想要回家,心底卻又有一個聲音賭氣地在說:“偏不回去。”
  迎面遇到了一個朋友,他問我:“怎么臉色不對?”我不好意思說是跟母親發生了爭執,便搪塞地問他:“女朋友呢?”
  良久,他說:“我們分手了。”
  在整個城市的車聲人聲里,我聽見他幽靜的聲音,“我們最后一次吵完架,我站在那兒余怒未息,她,蹲在地上收拾那只摔碎的玻璃小熊。屋子里,一片寂靜,只有玻璃片的碰撞聲,和,另外一種聲音,那是她的眼淚。我站在她身后,看著她的眼淚一滴滴打在地面上,好像每一滴都打在我心上,我心里越來越痛。我其實真的很想從背后用力地抱住她,吻她柔軟的頭發,并且告訴她我愛她……”
  他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,終于聽不見了。對著他哀痛的臉,我不知該如何安慰。許久許久,他轉身離去,人海如潮,將他淹沒,他是這大城中另一個孤寂的人。
  不期然地,我想起了另一個朋友。
  那位朋友的父親身居高位,公務繁忙,自然地冷落了家庭。作為兒子,他總是在怨怪父親對他的疏忽,而從不肯去細品父親的心。
  一次,有人請父親觀看日本藝伎團的演出,因為他想看,父親特意推掉其他宴請,帶了他去。所謂藝伎就是每人涂一臉白粉,左揮揮扇子,右舞舞手絹的玩意兒,他很快失去了興趣。年少任性的他完全沒有想過,坐在眾人矚目的第三排領導位置上的父親是不能想走就走的,只是吵著:“不看了。”
  父親很失望,然而還是說:“你先走吧。”
  他就真走了,跑到劇場的門口,卻又忍不住回頭再看一眼。他看見父親正戴著老花鏡,專注地觀看著演出,一舞終了,父親認認真真地鼓掌。在寥寥無幾人的劇場里,他的掌聲顯得格外孤單。父親竟然已經老了,而他從來都不知道。
  在日后,他反反復復地對我說:當時,其實他是真的很想再回去,像這世間一切好兒子應該做的那樣,坐在父親身邊,陪他一起看完這一場冗長無味的演出……
  路人向我投來驚奇的眼光,我才發現,我的眼中已蓄滿了淚。在空間的曠野上,要怎樣的偶然才能碰到我們所愛的人?而在時光的荒漠中,我們與深愛的人的緣分,又能有多久?當離別有如長河將我們隔在兩岸,我們又要向誰去說:“其實真的很想……”
  在離我最近的電話亭,我撥通家里的電話,一聽到那熟悉的聲音,我忽地哽咽起來,“媽,對不起,是我不好……”
  而我最后一句話是:“媽,其實真的很想告訴您,我永遠愛您。”

頂一下
(4)
80%
踩一下
(1)
2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重庆时时计划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