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告別印象主義

時間:2020-09-14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劉瑜 點擊:
告別印象主義

 
  晚年的胡適真是個老小孩。有人去看他,談話間引用古人名句“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”,他回應道:“為天地立”是什么意思?你能給說清楚嗎?以后這種說不清楚意思的東西就不要再說了。
 
  我想象他說這些話時的神情,一臉的孩子氣,有點不耐煩。一輩子死不悔改的實證主義者,最看不慣的就是含糊其辭。
 
  回想我自己,也常常這樣不解風情。比如,讀到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”這樣的千古名句時,我就忍不住困惑:這里的一、二、三后面的量詞以及量詞后面的名詞是什么呢?又比如,理學大師朱熹討論先有理還是先有氣:“此本無先后之可言,然必欲推其所從來,則需說先有是理。然理又非別為一物,即存乎是氣之中,無是氣,則是理亦無掛搭處。”讀到這樣的文字,我又會不識趣地想:朱博導啊,能否定義一下什么是“理”、什么是“氣”?
 
  實證精神大約是中國文化里最缺乏根基的傳統之一。據說中國人崇尚的是“意境美”,不屑于西方人把鼻子畫成鼻子、眼睛畫成眼睛的透視觀,又據說中國人精于“整體主義”觀,看不上那種“頭疼醫頭、腳疼醫腳”的認識論,于是在意境美和整體主義的感召下,中國一切學問往往都被搞成了文學。倫理學、政治學、哲學就不說了,連醫學也是如此,“肝屬木,心屬火,脾屬土,肺屬金,腎屬水”,修辭真工整,意境真優美。而這種語義含糊、邏輯不詳、論據朦朧的“印象主義”在今天中國的知識界仍然大行其道。
 
  而實證是什么呢?實證無非就是個推敲,就是多問個“此話怎講”以及“何以見得”。用科學的語言來講,就是一講邏輯,二講論據。在講求意境美的文化里追究邏輯和論據是討人嫌的,主要是破壞氣氛。人家在那翩翩起舞如癡如醉呢,你咳嗽一聲說:這個這個,您的褲子拉鏈沒有拉緊。
 
  一個簡單的道理是:邏輯和論據當然不可能說清所有的社會現象,但是有邏輯和論據總比沒有好一些。中國近代以來的知識分子里我最愛的還是胡適和顧準,因為在一個幾千年陶醉于“意境美”的文化里,他倆一個講實證精神,一個講經驗主義,不狐假虎威,不故弄玄虛,傾心于“此話怎講”和“何以見得”這樣樸素的思維方式。當然他們因此也分外孤獨。
 
  今天的知識界是否好些了呢?我放眼望去,一堆人在玩前現代,另一堆人在玩后現代,獨獨中間那一望無際的空地上,仍然人跡罕至,凄涼無比。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重庆时时计划免费